您当前的位置 :西固门户网 > 娱乐 > 从齐玉珍案看中国宪法的司法化
从齐玉珍案看中国宪法的司法化
时间:2019-03-25 07:56:21 来源:西固门户网 作者:匿名



从齐玉珍案看中国宪法的司法化

作者:未知

[摘要]受教育权是我国公民的义务,也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教育权。齐玉珍案对宪法在受教育权问题上的司法化问题有着深远的思考。本文试图通过齐玉珍案件来探讨中国宪法司法化的问题。

[关键词]受教育权;宪法司法化

说到受教育权,齐玉玺侵犯受教育权所引起的宪法司法问题必须得到认真对待。

受教育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中国现行宪法中没有明确规定保护基本权利。但是,在具体的法律制度和实践层面,它往往相对安全,即表达了具体的权利。内容和保障措施均受普通法管辖。但是,齐玉珍案已经改写,以纠正相对安全方法作为直接保证。这一案件开创了中国宪法司法化的先例,被誉为“中国宪法司法化的第一案”。它还表明,宪法权利不仅具有防止国家权力的作用,而且具有防止私人行为的效果。当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侵犯时,他可以根据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为自己获得司法救济,并采取宪法武器保护自己。

是的,根据宪法,我国公民享有的相当一部分基本权利长期处于司法实践中的“睡眠”或“半睡眠”状态。公民的受教育权是这样的宪法在普通的法律规范中没有权利的具体化。这个案件第一次打破了法院对这个问题的沉默。它明确指出,公民在宪法中享有的基本权利,即使不在普通法律规范中转化为权利,也应当受到侵犯时予以保护。 [1]

在过去几十年的宪法实践中,我们过分强调宪法的基本法律地位,忽视了其法律性质,并基本上抹杀了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虽然有些学者提出了基本权利具有直接效力的制度概念,但相信在没有具体法律规范的情况下,法院可以根据宪法的基本权利规定直接作出判决。然而,这一概念难以打破不成文的司法实践,即长期以来的法院并未在判决中直接适用宪法。在齐玉珍案中,最高人民法院打破了中国宪法实施的保守观念,开辟了基本权利司法救济的新途径。本案提供了一个深入研究司法化或宪法实施问题并引发社会思考的机会。但是,有些学者认为宪法在这里严重错位。私人之间的侵权应由民法和刑法解决,而不是宪法。其他学者对此案的后果表示担忧。据认为,该案件意味着各级法院可以解释宪法,赋予各级法院宪法解释权将破坏法律制度的统一。危险不仅在于国家权力对私权的过度干涉,而且在于公共权力侵权的漠不关心和纵容。但无论如何,一方面,从理论上讲,该案引发了人们对宪法司法化的思考和研究。另一方面,在实践中,案件解决了我国宪法司法适用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齐玉珍案无疑是中国法治建设和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然而,现实令人担忧。虽然“齐玉玺”案引发了人们对宪法司法化的思考,但在实践中并没有真正将宪法绳之以法。例如,九年义务教育受到国家强制力的保护,学校只负责实施和实施国家教育计划。但是,高等教育是不同的。它不属于义务义务教育。从保证大学教育质量的角度出发,为保证公民受教育权的实现,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必须享有一定的自治权。即便如此,无论是在九年制义务教育还是在高等教育下,针对因纪律处分而被学校开除的学生的诉讼仍然无穷无尽,往往是因为学生尚未恳求,他们被投掷了学校。 “一纸法则”失去了继续教育的权利,诉诸法院的结果往往因学校的内部行为而不可受理,因此本宪法规定的受教育权不能延长。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在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寻求新的救济,如自由权和“公益诉讼”。

2008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通知,称从本月24日起,废除了2007年底前发布的27起司法解释。我们发现最高法院的《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法案[2001]第25号是在齐玉珍案中作出的。与废除的其他26项司法解释不同,司法解释只是因为它已经停止适用而废除,“既没有改变”也没有“被新法律所取代”。有人认为,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制度,最高法院无权解释涉及宪法的问题,因此应予以制止。司法机构对法院是否可以直接援引宪法条款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观点是“不能引用”而另一种观点是“可以引用”。既然废除了这种司法解释,这种做法肯定是不可接受的。 [2]

长期以来,除了政治宣言的功能外,中国宪法在社会生活和法律实践中一直难以打击其“社会生活”。但宪法首先是法律,法律应该得到执行。因此,宪法应该从祭坛到世俗,融入人民的生活,并由人民使用。然而,法院现在决定案件不能用于宪法,并在几年前返回该州。这是前进还是后退?现在评估是不好的。但是,如果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侵犯,并且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来处理他们,他们如何获得司法救济呢?尚未引入新方法。如何判断您是否遇到类似问题?如果司法机关不处理实际问题,则意味着受害者没有得到司法救济;没有司法救济,宪法对公民的承诺权利就无法实现。因此,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倒退。如果你想停止申请,至少你必须想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否则,将来会有许多人的权利受到侵犯而不公平和没有正义。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如果我们想停止应用它,我们必须改善我们的部门法律制度。在齐玉珍的情况下,恰恰是因为科学和法律法律部门仍处于建立的初级阶段,尚未完善,对教育权的法律保护将是一个真空。因此,法院必须将其概括为寻求保护的宪法权利。但无论法律多么完善,都会出现泄漏和缺陷。因此,当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公民的宪法权利受到实际侵犯时,宪法可以直接适用于提供救济,但法院需要充分考虑案件的性质,现行制度和现状。法律规则。例如,刑事诉讼不适合直接适用宪法。由于刑法适用了犯罪合法性原则,法律没有规定它不是犯罪。在民事和行政诉讼中,法院可以直接适用宪法,但必须在普通法中规定,宪法有规章制度。

但是,目前中国宪法司法化还存在许多障碍。一夜之间完成它是不可能的。最高人民法院选择后者在司法解释宪法司法化司法化之间的艰难抉择。但是,宪法的司法化是从宪法走向宪政的唯一途径。没有司法化,宪法只停留在纯粹的理论层面,它不能成为完全意义的法则,国家也不能实现宪政。从各国现行的宪法实践来看,宪法司法化的概念已逐渐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接受。这些国家建立了诉讼机构和程序,并对宪法适用司法适用。我国也必须在探索中取得进展,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早日实现宪政。

目前中国公民的宪法意识和基本权利意识非常薄弱。事实上,公民的宪法意识不高的原因并不在于法院是否根据宪法直接审查具体案件,而是宪法作为基本法的基本职能尚未得到适当发挥。这对我们来说是确保宪法确实有效的另一个重大挑战。什么时候建立宪法的最高权力才能成为数百万人心中的基本法?齐玉珍案清楚地揭示了中国社会阶级地位的不平衡。尽管努力取得了预期的成就,但贫困的农业工业背景的学生却被社会的顶层剥夺了,这是一个悲剧。有许多类似的事件,这是非常可恨和令人遗憾的。虽然齐玉珍案已经过去12年,但已经影响了我们12年多。

【参考资料】

[1]王磊。宪法司法化[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2]谢伟妍。宪法适应性研究[J]。社会科学研究,2000(1)。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西固门户网( www.due-east.org)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